恒运娱乐论坛

  • <tr id='cIRCEN'><strong id='cIRCEN'></strong><small id='cIRCEN'></small><button id='cIRCEN'></button><li id='cIRCEN'><noscript id='cIRCEN'><big id='cIRCEN'></big><dt id='cIRCEN'></dt></noscript></li></tr><ol id='cIRCEN'><option id='cIRCEN'><table id='cIRCEN'><blockquote id='cIRCEN'><tbody id='cIRCE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IRCEN'></u><kbd id='cIRCEN'><kbd id='cIRCEN'></kbd></kbd>

    <code id='cIRCEN'><strong id='cIRCEN'></strong></code>

    <fieldset id='cIRCEN'></fieldset>
          <span id='cIRCEN'></span>

              <ins id='cIRCEN'></ins>
              <acronym id='cIRCEN'><em id='cIRCEN'></em><td id='cIRCEN'><div id='cIRCEN'></div></td></acronym><address id='cIRCEN'><big id='cIRCEN'><big id='cIRCEN'></big><legend id='cIRCEN'></legend></big></address>

              <i id='cIRCEN'><div id='cIRCEN'><ins id='cIRCEN'></ins></div></i>
              <i id='cIRCEN'></i>
            1. <dl id='cIRCEN'></dl>
              1. <blockquote id='cIRCEN'><q id='cIRCEN'><noscript id='cIRCEN'></noscript><dt id='cIRCE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IRCEN'><i id='cIRCEN'></i>
                ?
                加入收藏 | 歡迎訪問中国西部杂志社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當前位置:主頁 > 西部驕子 > 西部驕子 >

                一代國學大師吳宓

                發布時間:2018-01-26 11:36:26   來源:本網站原創   編輯:中国西部杂志社全媒體  瀏覽

                      他是一位影響中國乃至世界文學和比較文學的一代國學大師;是中國近代一位傑出的教育家、詩人、紅學家和“文博古今,學貫中西”的文化學者,被譽為中國比較文學之父和著名的“哈佛三傑”之一,同時,他也是一位視中國傳統文化為生命的智者、愛國知識分子的傑出代表和富有古希臘悲劇色彩的人物。

                                                                                                                                                                                                                                                          ——題記

                一代國學大師——吳宓

                撰文/本刊記者 朱寶琦  涇渭  吳養民

                 

                      歷史不應也不會忘記他1978年 1月17日,一位腿有殘疾、眼近失明的老人,走過了非同尋常的84年人生歷程,始終用自己的生命捍衛和守護著中華傳統文化……,他,就是影響中國乃至世界文學和比較文學的一代國學大師吳宓。

                      知曉一代國學大師吳宓先生,始於與理學博士、第四軍醫大學劉宏頎教授的一次交流。2014年11月5日舉辦的紀念於右任先生誕辰135周年座談會上,有人再次提到國學大師吳宓先生,從而引起作者的高度重視,隨後便上網查閱,開始對吳宓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通曉世界多種語言,是中國近代一位傑出的國學大師、教育家、詩人、紅學家和“文博古今、學貫中西”的文化學▓者,中國“比較文學”的奠基人,與湯用彤、陳寅恪並稱“哈佛三傑”的國學大師。他畢生從教,為祖國培養了一大批諸如錢鐘書、季羨林、徐中舒、李健吾、曹禺、高亨、許國璋等█著名學者,對後世有著深遠影響。歷史不應也不會忘記這位文化領域著名的學者。


                嵯峨山下祭吳宓

                 

                      2015年年初的一天,陽光明媚,懷著一種對中國文化和一代國學大師的敬畏,我們一行3人,驅車來到地處鹹陽市涇陽縣嵯峨山下的安吳堡青訓班舊址,開啟了探訪一代國學大師吳宓先生之旅。先參觀了安吳堡青訓班舊址,隨後聯系到家住安吳堡的姚雲彪先生,他帶我們直奔安吳堡青訓班舊址東側約400米處▓吳氏家族陵園。進入陵園,只見園內荒草萋萋,吳宓先生墓的四周松柏環繞,令人不禁欷歔慨嘆。站在吳宓先生墓前,我們的心情格外沈重……

                 

                      我們看到,吳宓先生的陵墓前矗立了一座石牌坊,上面鐫刻著輯於右任先生書體書寫的“文博古今,學貫中西”八個塗金大字;陳少默先生用隸書書寫了吳宓墓碑碑文,墓碑西側還分別矗立著陜西師範大學高元白先生撰寫的“吳宓先生墓表”和吳宓先生弟子李元俊先生撰寫的“祭尊師吳宓文”兩座碑,三座皇勅牌坊依然錯落分布在三處。

                 

                      姚雲彪向我們講述了他與吳宓先生見面的經過等有關情況,並舉薦了涇陽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並且在吳宓研究方面發表過多篇文章的馬福明先生。未隔多久,筆者再次專程來到吳宓故裏涇陽,縣委組織部張欽玉部長、縣政協辦公室高武軍主任和負責文史資料的孫春祥主任熱情的接待了我們,並約見了馬福明先生等人,當得知《中国西部杂志社》雜誌要刊登國學大師吳宓,便當即為我們提供了政協編著的《國學大師吳宓》一書,並提供了很多有關的吳宓先生的信息和資料,為撰寫這篇文章積累了必要的素材。

                畢生耕耘於教壇

                      吳宓(1894-1978),陜西省涇陽縣人。字雨僧、玉衡,筆名余生。1894年8月20日出生在涇陽縣嵯峨山下的蔣路鄉安吳堡村一個書香人家。父親吳仲旗(建常),曾任馮玉祥將軍秘書。先生自幼敏悟好學,才思過人,得到姑父陳伯瀾(詩人)指點,朝夕聆教,耳濡目染,七歲時就能認字三千,能讀懂報章詩文,十五歲時便能作詩,被譽為“神童”。1906年考入陜西省三原縣宏道高等學堂預科。1911年考入北京清華清華學堂(1912年改名清華學校)中等科,1916年畢業於清華留美預備學校高等科(1928年改名清華大學)。1917年就讀美國佛吉尼亞大學,1918年轉入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系,師從新人文主義代表人物白璧德教授,1921年獲文學碩士學位。1921年回國後即受聘南京高師和國立東南大學文學院任教授,後任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籌備主任,並因先後聘請到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和趙元任四位國學大師級人物,而成就了清華大學在國內國學界的盛名。

                 

                      先生▓畢生從教,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家。一生誌在“昌明國粹,融化新知”,主張中西貫通。1941年被教育部聘為首批部聘教授,他先後執教於國立東南大學(49年更名南京大學) 、西南聯大、燕京大學、四川大學、武漢大學等,解放後長期在西南師範學院任教。

                 
                吳宓先生提出了培養“博雅”之士的教育理念,在中國教育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學術上的成功加上為人謙遜幽默,使得吳老名噪一時,學生均以師從吳老為榮。先生授課,常以生動的例子,幽默的語言將課堂變成了舞臺,盡情演繹著自己▓的真知灼見,陶醉於傳道莘莘學子。正是他嚴謹的治學之道,生動的授課方式培養影響了一批傑出人才,在近半個世紀的教學生涯中,曾經培養出大批學有所成的知名文學家、語言學家、哲學家以及外國文學的研究和翻譯人才。當代著名學者錢鐘書、曹禺、李健吾、趙瑞蕻、張駿祥、季羨林、李賦寧、田德望、張君川、王岷源、劉盼遂、高亨、趙蘿蕤、謝國楨等人,都出自他的門下或得到過他的教誨。

                傾心血於《學衡》雜誌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儒家思想光芒萬丈。文化乃一國立國之根基,萬民█養性之命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民族精神家園和民族脊梁”。

                 

                      在南京任教期間,吳宓先生與柳詒徵、劉伯明、梅光迪、胡先骕、湯用彤等創辦《學衡》雜誌,意在以《學衡》為陣地,提倡國學,堅守中國傳統文化,旨在“探究學術,融化新知,昌明國粹,闡求真理。以中正之眼光,行批評之職事,無偏無黨,不激不隨”。這是吳宓先生和他的同事與新文化派爭鬥的平臺,以此守護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家園。

                 
                “五四”運動之後,社會上提倡白話文、作新詩成為時尚,吳宓卻在介紹西方文藝理論,宣傳新人文主義的同時,大寫文言文,作古體詩,弘揚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血脈。

                 

                      吳宓創辦《學衡》雜誌,主張“兼取中西文明之精華”,融會貫通,擷精取粹,熔鑄一爐,正是他在學術上“求衡”的體現。他並不是要為自己立一家之言,而是試圖將民族文化放在世界文化的視域內,去尋求一種普遍的、做真學問的道路。2018-01-07 看來,這種當年被冠以“文化保守主義”的主張,已經分明表現出了它的前瞻性及現實價值。然而,長期以來形成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的思維模式造成了這樣的結果,似乎肯定了吳宓就意味著否定新文化派,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為他的人生打上了悲劇的底色。

                紅學研究建樹良多

                      吳宓先生在紅學研究領域,運用比較文學的研究方法,著眼於中國文化精神,借助西方文藝思想解讀《紅樓夢》,提出了許多重要的學術觀點,作出了許多全新的詮釋。1919年3月,他在哈佛大學發表了《紅樓夢新談》,被認為是國人首次將《紅樓夢》介紹到海外。20世紀三四十▓年代,吳宓先後█在西南聯大(昆明)、浙江大學(遵義)、武漢大學(樂山)、中山大學及西北大學等高校作過多次紅學講座,所到之處極為轟動,不少學校甚至將中文系、外文系等 文科系的全部課程暫停,以讓學生有時間專聽吳宓的講演。當時的▓報紙,諸如“山 城轟動,掀起《紅樓夢》熱”之類的報道常常見諸報端。這期間,他還發表過《<紅樓夢>新談》、 《<石頭記>評贊》、 《<紅樓夢>之文學價值》、 《賈寶玉之性格》、 《論紫鵑》等研究論文。在《<石頭記>評贊》中,概括了《紅樓夢》的三個█藝術境界,即其一,第一世界(曹雪芹的一生亂而實);第二世界(太虛幻境整而虛);第三世界(賈府,大觀園整而實),從而融通了生活真實與藝術真實。他認為,《紅樓夢》不僅是一部偉大的文學著作,而且是一部闡發人生哲理與中國人文精神的大書。紅學研究是其文學與人生大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王泉根,孤守人文精神的智者)。王宏印先生認為,在某種程度上,吳宓對《紅樓夢》的研究,可以稱為“參與性觀察”或“戀情性評論”,這由吳宓對紅樓人物紫鵑的研究可見一斑。

                 

                      吳宓先生的摯友姚文青先生在給吳宓先生的一首贈詩中有這樣兩句:一生文章矜四海,半生騷怨寄紅樓。這是對吳宓先生及其紅樓情結的高度概括。

                用生命守護中華傳統文化

                      如果一個民族喪失自己的傳統文化,那將面臨滅頂之災;如果一個學者背叛自己民族的傳統文化,也將如行屍走肉,一文不值。吳宓先生一生視傳統文化為生命——在“西學東漸”中固守、在新文化運動中堅守、在簡化漢字運動中篤守、在批林批孔運動中死守、在日常生活中恪守。他把釋迦牟尼、孔子、蘇格拉底、耶穌奉為四大聖賢,樹立起自己做人治學的行為準則,以崇德尚禮為最高境界。

                 

                       漢字是中華民族的國粹,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優美最豐富的音意形相結合的文字。每一個字都有其歷史源淵,內容豐富、意象充盈。漢字書寫千變萬化,讀音悅耳動聽,寓意包羅宏富。有位美國學者對漢字不禁發出驚嘆:“漢字讀起來像音樂一樣動聽,寫出來像畫一樣優美,實可謂太神奇太感人了” 。

                 

                      在新文化運動中,廢除文言文,把漢字改為阿拉伯字母,吳宓教授對此痛心疾首,悲從中來。他認為漢字和文言文是中華民族的國脈,國脈中斷,何談國家獨立,民德、民禮、民族將蕩然無存,中華民族將面臨亡國滅種的危險。1943年在西南聯大任教的吳宓教授疾聲呼喚,“漢字文言斷不可廢,經史舊籍必須誦讀。” 表現了他高度的文化責任感。


                      漢字是中華民族的國粹,漢字改革應堅持文化自信和國民習慣。他認為26個阿拉伯字母不可能有一萬多漢字的寓意功能,也不能能像漢字一樣優美地發音,漂亮地書寫。漢字簡化並不能減少文盲,提高效率。他曾賦詩贊美漢字:“漢字形聲美,儒風道德長。篤行能化世,深造自通方”。在掃盲運動中,吳宓先生在西南師範寫詩道:“嘉陵春水七回黃,不死驚看漢字亡。表意從形嚴系統,含情述事美辭章。車書東亞同文古,笑顰西施百事長。嚼字今來不識字,掃盲我老█竟成盲”。先生痛惜漢字改革帶來的訛弊,擔心漢字面臨的命運,自嘆咬文嚼字竟成文盲的尷尬情境。

                 

                       吳宓先生從小受到封建傳統教育,飽讀孔孟經書,尊孔崇儒,崇尚禮教,循守道德。在批林批孔運動中,吳宓直率坦言“寧可殺頭,絕不批孔”。“只批林,不批孔” ,否定孔子就是否定中國傳統文化,就是否定中國的命根子,他認為絕不能全盤否定孔子,如果沒有孔子,中國還處於混沌之中。這充分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視傳統文化為生命,愛國家為重的責任。正是由於他忠誠於中華傳統文化的風骨和剛直不阿的性格,吳宓被扣上現行反革命分子帽子,被關在“牛棚”裏,遭受殘酷批鬥和非人的折磨。在一次批鬥中,吳宓教授由兩名學生夾持左右膀,跑步進入會場,由於批鬥會場地面斜坡,急行跌倒,髖骨骨折致成重傷。他站不起來,坐在地上接受了幾個小時的批鬥,從此,使他留下了終身殘瘸。

                孤獨淒涼度晚年

                      吳先生晚年還患上了嚴重眼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被其妹吳須曼接回涇陽居住。吳老的晚年生活可以用孤獨、淒涼來概括,頻繁的政治運動使得他的朋友和學生人人自危,很少有人敢冒風險前去看望,許多年連一個可以說話的對象都沒有。在1973年寫給妹妹的信中吳宓這樣說:“醫生建議我多和朋友聊天,或外出散步,但我身邊極少有人來談話,外出更無人作伴……”字裏行間無不透露著無奈與孤獨。

                 

                      “給我水喝,我要吃飯,我是吳宓教授……”吳宓先生臨終前,正值世人對知識階層大面積輕慢侮弄之後,他仍護持著心中的那盞燈,他如此“披發狂叫” ,只是為了最簡單最基本的衣食之需,令人動容。 1978年1月14日,吳宓先生突發腦血管疾病被送入解放軍513野戰醫院,雖經全力搶救,終因年事已高未能奏效,1月17日,曾在國內學界叱咤風雲的一代國學大師吳宓先生就這樣含冤而去……

                 

                       他的一生充滿了矛盾與傳奇,同時也屢遭社會與輿論的誤解,他為中國文化所做的種種努力使他成為文化理想堅忍而光榮的使者。他那悲劇性的一生,實乃“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寫照。

                用學術的方式追緬吳宓

                 

                      度盡劫波正義在,撥雲見日總有時。1978年冬,中國外國文學學會在廣州█舉行成立大會,由會長馮至先生和3 0 多位著名專家聯名致書中央統戰部,呼籲為吳宓先生徹底平反。1979年7月18日,吳宓先生平反昭雪會在西南師範學院舉行,會議提到“吳宓教授熱愛祖國,擁護中國共產黨,擁護社會主義……純屬冤案,應予平反昭雪……吳宓教授的政治名譽,應予恢復。”至此,這場歷時三十年之久的冤案偃旗息鼓。正如季羨林先生所說:“潑到他身上的汙泥濁水,已被完█全洗清。”

                 

                      1990年7月19日至21日,由陜西省比較文學學會,陜西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清華大學,西南師範大學和涇陽縣政協聯合主辦的“吳宓先生誕辰96周年紀念大會暨學術討論會” 在西安召開。7月22日,與會代表奔赴吳先生的家鄉——涇陽縣安吳堡,舉行了祭掃吳宓陵墓的儀式,先生一生的功過是非,首次公開推崇評說。

                 

                       1992年5月,“第二屆吳宓學術討論會”在鹹陽召開。對吳宓先生的文化觀,詩歌創作與詩歌理論,吳宓與《學衡》,吳宓與中國比較文學之關系等問題,進行了更深入細致的探討。在此次會議上,成立了國內外第一個以研究吳宓的學術團體——陜西省吳宓研究會。

                 
                1998年6月14日至16日,在吳宓先生逝世20周年之際,由西南師範大學發起並承辦,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中國比較文學學會等11家單位聯合主辦的“吳宓先生逝世20周年紀念大會暨學術研討會”在重慶北碚西南師大舉行。大會收到論文和回憶文獻60余篇,論題頗為廣泛,涉及到吳宓的文化思想和文化擔當,吳宓先生的哲學觀、宗教觀、倫理觀,吳宓的比較文學,現代文學,《紅樓夢》研究以及文藝美學與詩歌創作,吳宓的教育思想和教學實踐等。
                 

                       2004年9月9日,西南師大召開了紀念吳宓先生誕辰110周年座談會。該校黨委副書記張躍光、副校長黎小龍、何向東以及吳宓先生當年的部分弟子、共事的同事、文學院、歷史與旅遊學院、外國語學院部分專家30余人參加了座█談,這些活動在海內外反響頗為強烈。

                 
                蘇光文教授認為,吳宓作為已經取得國際國內學術界公認的20世紀中國百年人文科學大師,有三大標誌或三大突出成就:一是作為中國20世紀比較文學的奠基人,把一種新的研究方法帶進了20世紀中國文學研究新領域;二是在主持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期間,培養了諸如錢鐘書、季羨林、徐中舒、高享、許國璋等一大批同樣堪稱學貫中西的大師級學者;三是主持創辦了《學衡》雜誌,形成了現代文化史一個重要的思想文化學派“學衡派”。
                 

                      曾系統研究過吳宓詩詞的文化學者、書法家、西安美術學院教授茹桂先生認為,作為關中地面上的一個不世出的大學者,吳宓先生令人敬重,其文章之清正、詩詞之汪洋,給人頗多啟示。由於諸多原因,吳宓長期被有意無意地遮蔽和忽略了,在時下,我們應該重新“發現”吳宓。

                 

                       在國學熱的2018-01-07 ,讓我們走近這位被歷史遺忘的國學大師長眠之地,感受吳宓先生的風采……

                 

                       吳宓不僅屬於陜西,更屬於中國。吳宓不僅屬於中國,也屬於全世界。

                 

                (註:此文在寫作過程中參考了相關文史資料,由於版面有限,不一 一列舉出處,特此說明)

                 

                本文刊登在2015年06期《中国西部杂志社》雜誌  西部驕子  欄目

                 

                下一篇:大儒張載
                ?

                版權:中国西部杂志社文化傳媒 公安備案號:41116566225 ICP備案:陜ICP16012270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紅纓路53號 電話: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