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app下载

  • <tr id='pAOjaX'><strong id='pAOjaX'></strong><small id='pAOjaX'></small><button id='pAOjaX'></button><li id='pAOjaX'><noscript id='pAOjaX'><big id='pAOjaX'></big><dt id='pAOjaX'></dt></noscript></li></tr><ol id='pAOjaX'><option id='pAOjaX'><table id='pAOjaX'><blockquote id='pAOjaX'><tbody id='pAOja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AOjaX'></u><kbd id='pAOjaX'><kbd id='pAOjaX'></kbd></kbd>

    <code id='pAOjaX'><strong id='pAOjaX'></strong></code>

    <fieldset id='pAOjaX'></fieldset>
          <span id='pAOjaX'></span>

              <ins id='pAOjaX'></ins>
              <acronym id='pAOjaX'><em id='pAOjaX'></em><td id='pAOjaX'><div id='pAOjaX'></div></td></acronym><address id='pAOjaX'><big id='pAOjaX'><big id='pAOjaX'></big><legend id='pAOjaX'></legend></big></address>

              <i id='pAOjaX'><div id='pAOjaX'><ins id='pAOjaX'></ins></div></i>
              <i id='pAOjaX'></i>
            1. <dl id='pAOjaX'></dl>
              1. <blockquote id='pAOjaX'><q id='pAOjaX'><noscript id='pAOjaX'></noscript><dt id='pAOja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AOjaX'><i id='pAOjaX'></i>
                ?
                加入收藏 | 歡迎訪問中国西部杂志社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當前位置:主頁 > 西部驕子 > 西部驕子 >

                西部嬌子——王子雲

                發布時間:2018-01-26 11:33:49   來源:未知   編輯:admin  瀏覽

                 

                藝海拾貝成絕響

                追憶一代文化藝術大師王子雲

                撰文/本刊記者 朱寶琦 何華生

                 

                 

                 編者案:一代文化藝術大師王子雲,本是中國一流的畫家,早在青年時期已揚名畫壇,躋身世界藝術殿堂,是什麽讓他放棄光鮮耀眼的畫家職業,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棄畫從文,從此寂寞地在塵土間研究古代文物,利用攝影、臨摹、拓印、復制、測繪、記錄等方式,收集搶救保護了大批文物,上演了中國現代文化藝術史上的一次文化壯舉。最令人震撼的從他身上體現出來的是火熱的愛國情懷、卓然的大師風範與高度的文化責任感,或者說文化自覺 就是這樣一個在中國文化界、藝術界、美術界、雕塑界、教育界、藝術理論界都占有重要地位的大師,2018-01-07 卻幾乎被人們遺忘了。

                 

                 

                這是一位在1990年就已經作古的老人,他是托缽藝海的一個“苦行僧” ,他走過了漫長的94年。幾乎整整一個世紀,他用自己的生命譜寫著中國古代藝術的壯麗篇章,尋找、保存並復制著中華古代藝術文物,直到把自己也活成了國寶級的“文物”…… 他,就是中國現代美術考古學派的開創者,現代美術教育和美術考古學派的先驅、我國著名畫家、雕塑家、美術教育家、美術史論家和考古學家,一個被時代忽略了的文化藝術大師——王子雲。

                在當今畫壇,提起長安畫派創始人石魯、趙望雲,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每當提起一代文化藝術大師王子雲,也許知道的人少至更少,甚至有些學者、包括文化圈裏的人等居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壓根就不知道是何許人也!更不知道他是做什麽的了……

                在行此文之前,我一直擔心甚至懷疑自己無法駕馭思想和文字。 201135,我們走訪了王子雲先生的兒子王蒙老師,與其促漆長談達6小時之久,隨後,我幾乎用了近1個月的時間,翻閱了大量有關王子雲先生的史料,拜讀了由著名學者李廷華編著的《王子雲評傳》以及李炳武主編的《長安學叢書王子雲卷》,在書中與這位世紀老人朝夕相處,“歲月雖已逝,輝煌█依舊在” 。先生以畢生的精力,用考古學家和美術家的眼光去審視、挖掘、整理、研究我國輝煌的古代藝術,他在及其簡陋、艱苦的環境中埋頭著述,直到他94歲在書案前溘然長逝。他那高尚的精神和輝煌成就,是我們常人難以想象的。我被他這種對祖國傳統文化藝術的熱愛和執著追求而感到強烈的震撼最令人震撼的從他身上體現出來的是火熱的愛國情懷、卓然的大師風範與高度的文化責任感,或者說文化自覺

                王子雲是二十世紀學貫中西的大師級學者之一,作為中國藝術考古事業的開拓者、先行者與實踐█者,在長達近一個世紀的生命旅程中,他以一顆赤誠的愛國之心,滿腔的藝術才情,為弘揚傳承祖國文明薪火及藝術精髓,數十年如一日,可謂嘔心瀝血、殫精竭慮,任世事變遷,惟學術追求不變,鍥而不舍,一絲不茍,陷逆境不餒,處風雨不驚,這怎能少卻異彩紛呈、美不勝收的藝術圖景,怎能缺少可歌可泣、蕩氣回腸的人生意趣。這一切必將註定這位世紀老人,國寶級的人物擁有極具傳奇色彩的藝術人生。

                遍遊世界 情系祖國

                自古英雄出少年。189741,王子雲出生於安徽蕭縣的一個書香世家。少年時代的他,對司馬遷的“壯遊”、李白的“四方之誌”充滿神往,並酷愛繪畫。15歲他考入江蘇省立第七師範學校,接受正規的美術教育,隨後被保送進北京美術學校,學習期間策劃了多次影響全國的重要美展。1921年,他在蕭縣舉辦《個人美術習作展》,這是蕭歷史上第一個以素描色彩為主要內容的展覽,在縣城引起轟動。此後近十年中在多個學校任美術教師,並參加了“五四”以後北京第一個美術團體“阿波羅學會”,舉辦了一系列美術普及活動,後在北京成立“紅葉畫會”推動新美術運動。

                藝術是跨越國界的。1930年是王子雲人生的第一個起點,他毅然放棄安適的工作、生活環境,他終於實現多年夙願,以西湖藝術院駐歐洲代表名義赴▓法留學。從此確立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借鑒西洋雕塑,融西洋雕塑的寫實風格於中國雕塑,吸納西方的考古手段研究中國古代雕塑。而終極目的是: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發展中國的現代雕塑藝術,使現代雕塑更精確、更完美。他先入巴黎高等美術學校雕塑系學習;1934年畢業後,為了進一步研究雕塑藝術,又轉入巴黎高等裝飾藝術學校雕塑系就讀,並以優異成績被法國著名雕塑家 朗多維斯克教授選為入室弟子。他夜以繼日地苦學、苦練,決心要在巴黎這座藝術殿堂裏為中國人尋找一塊展示自己的地方。他的油畫作品《杭州之雨》、《巴黎協和廣場》和雕塑作品《少女》等先後參加了巴黎“秋季沙龍”、“春季沙龍”、“獨立沙龍”等美術展覽會。1935年法國版《現代藝術家大辭典》中第一次載入了一個中國人和他的作品,這個人就是王子雲和他的油畫《杭州之雨》。

                學無止境。1936年他完成了學業,但並不急於回國,他下決心要遊遍歐洲██,先後到了英國、比利時、荷蘭、德國、瑞士、意大利、希臘……荷蘭國家美術館收藏的倫勃朗名作以及荷蘭十八、十九世紀的世俗畫,柏林國家美術館收藏的德國名畫家丟勒、雕塑家布凱和十八世紀北歐大畫家魯本斯的名作,都令他仰慕不已。意大利是歐洲文藝復興的藝術中心,美術館的收藏和古建築物的雕刻裝飾著實讓他贊嘆。巴爾幹半島南端的希臘被譽為歐洲藝術的發源地,古代雕刻名作遍布各地神廟遺址和博物館中,這一切都讓他大飽眼福,對他一生的藝術道路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1935年,異國他鄉,王子雲真正得以接觸祖國古代藝術,並大受刺激。是年英國舉辦了一個“萬國博覽會”,中國文物第一次赴英國倫敦博物館參加展覽,選送了一些漢唐石雕、玉器、陶器、青銅器等,其中有中國最早的國畫、東晉顧愷之的《女史箴圖》。王子雲為能夠在國外看見祖國的珍貴文物欣喜和感慨,同時也感到憤慨。在博覽會上,他看見中國的一些文物商人非常活躍,正是他們和一些外國列強,將祖國寶貴的文物偷盜到了外國,成為別人的家產,而作為一個中國人,在別人家裏欣賞自己的東西,他感到恥辱,這就是弱國和殖民地的下場。從此他下了決心,要盡自己的一切力量,保護中國的文物不要遭到破壞和流失。這樣的心理刺激,也決定了他以後的使命和道路。

                在參觀中,他的老師,世界著名雕塑家朗多維斯基指著中國的雕刻說:“真正的藝術在你的祖國,你來這裏學什麽?” 這句話對他造成強烈震撼。應該說,他是在國外發現和認識到自己祖國輝煌藝術的。當年這個古希臘藝術的崇拜者,隔山跨海去西方尋夢,卻在大洋彼岸尋到了自己老祖宗的燦爛藝術,並奠定了畢生為它獻身的決心。

                組團西行 搶救國寶

                作為手無寸鐵的一介書生,在烽火歲月中怎麽報效祖國?拿什麽實際行動來實現愛國救國之誌,王子雲選擇了藝術。不是直接的宣傳藝術,而是發掘出中國千年古文明的精髓,用這些民族的靈魂和力量鑄成的藝術品去感召、去呼喚人們心中蘊含的愛國情懷,民族的自豪與自尊,從而煥發出巨大的力量去抗禦強虜,擊退入侵者。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在法國留學的他即返祖國。作為一個藝術家,王子雲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那些裸露在槍彈之下隨時可能遭遇滅頂之災的中國文物。為了保護和搶救散布在祖國各地的文化瑰寶,特別是西北珍貴的文化遺產,剛剛回國的王子雲立即上書政府,呼籲對珍貴文物進行搶救性保護。也就是要摸清楚自己的文化家底,免得這些珍貴文物毀於戰爭遺恨萬代。對此愛國義舉,在當時的亂世,政府竟然批準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陳立夫。就這樣,王子雲成為中國首任以國家的名義成立並出資的文物考察團團長。1940年,重慶國民政府正式組建了以王子雲為團長的“西北藝術文物考察團”,這可謂是中國第一支考古團。自此,王子雲的命運便與國難、大西北緊緊相連。

                西北藝術文物考察團的成立,正是在國家遭受日寇侵略、民族危亡的艱難時刻,以王子雲為代表的藝術家團員們,為搶救收集尚未被敵軍占領地區的文物和藝術品,從此開始了長達五年之久,行程10萬多公裏的辛苦考察與文化保護工作,為我國古代藝術的發掘、保護與傳承起到了極為重要的歷史意義。

                考察團於1941年到達敦煌,在近3年時間裏,臨摹了大量有代表性的壁畫,其中多幅出自王子雲手筆。他把對祖國藝術的無限熱愛,融入到一座座石膏模型,一張張墨色拓片和一幅幅五彩的畫卷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王子雲親筆繪制了莫高窟第一幅千佛洞全景寫生圖長卷。該長卷長5.5,寬0.233,采取藝術與寫實手法相結合的技法,是一幅繪畫藝術和考古工程完美結合的產物。最難能可貴的是圖下標有準確的距離尺寸和比例。真實、完整、準確地保留了上世紀四十年代莫高窟山川地理風貌和歷史形象。截止目前,世界上還沒有類似的如此規模和水平的莫高窟外景巨制。

                19406月到19458月,考察團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克服常人難以想像的困難,足跡踏遍川█陜豫甘青五省,行程10萬裏,先後發現各類文物數百余處,收集諸如馬家窯彩陶、秦漢瓦當、敦煌經卷、漢唐雕塑,北朝造像、唐三彩、古代宗教藝術品等大量文物以及各時代石刻藝術拓本2000余件,繪制各類速寫圖、寫生圖、藝術文物分布圖千余件,拍攝各類藝術文物照片千余張,椎拓石刻藝術拓片近千張,同時臨摹了洛陽龍門、甘肅敦煌、天水麥積山等石窟的大量壁畫,並對大量雕刻和彩塑進行了石膏模鑄及膠泥仿塑。還有五萬余字的《唐陵考察日記》和昭陵、順陵的單體石雕石膏像復制品等。他搶救性發掘的諸多“國寶”,則全部捐贈並陳列於多個博物館。此外還發出一系列頗有見地的公函信件,對文物保護提出了建議和措施。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翻鑄的霍去病墓前的“馬踏匈奴”等石雕,風格雄健質樸,大氣磅礴,反映了西漢王朝強大的國力。這類作品在西安“漢唐陵墓藝術展覽會”展出,在那樣一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大大增強了中華民族抗擊外來侵略的自信心。受到教育的除了普通民眾,諸如國民政府的要員陳立夫、張繼、周鐘嶽,文化名人郭沫若,美國副總統威爾斯基等也都給予極高評價。所有的人都被中國有如此燦爛的文化而震驚了,激起了強烈的愛國之心和民族自豪感,恰逢抗戰時期,起到了很大的鼓舞鬥誌和激揚愛國精神的作用。考察歸來,他沖破重重阻力,在山城重慶舉辦了我國第一次敦煌藝術展覽,並敦促國民黨政府成立了敦煌文物管理所,這對保護和研究敦煌藝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接著又在蘭州和重慶等地舉辦了5次大型展覽,“流風所至,盛況空前”,均引起各界強烈震撼。

                  為了收集整理復制這些寶貴的文物,王子雲和他所領導的考察團風餐露宿,忍饑挨餓,吃盡了苦頭。在那戰火紛飛、交通極為困難的情況下,他們竟然像徐霞客一樣用腳步丈量著中華大地,他們或搭車,或走路,或騎馬騎驢,從一個縣到另一個縣有時要走幾天,為了一個拓片常常也要忙一整天。從他們考察的日記中可以看出,當年他們背著沈重的行囊,翻山越嶺,跋山涉水,風餐露宿,穿戈壁、爬洞窟,酷暑嚴冬,忍饑挨餓,走遍了渭北高原、大漠深處、雪山邊緣。荒山之上,野廟之中,常常一天吃不上東西,喝不上水,還要和兵匪周旋,和豺狼搏鬥。但是卻從來沒有過任何怨言,反而非常自信和樂觀。他的兒女們常常要問:一個在國外享受優厚條件的藝術家,何苦跑回來作這種苦行僧一樣的事情呢?

                這是中國政府獨立組▓織的時間最早、規模最大、影響最深的一次中國古代文物考察活動,具有深刻的歷史和現實意義,它不僅結束了自18世紀以來世界列強對中國的掠奪性考察,也充分展示了中國藝術家具有的考察實力和臨摹復制水平,更是表現出了中國現代藝術家的一片誠摯的愛國情懷和民族自尊。

                藝術考察團應該說是王子雲一生中完成的最重要也最有影響的工作,而他本人,也由此從一個畫家、雕塑家轉為了文物考古藝術家。這是一個艱難的轉折,一個痛苦的轉折,一個從輝煌到寂寞的轉折,在藝術界幾乎沒有人願意走這樣一條艱苦而清貧的道路,王子雲卻作出了這樣的選擇。應該註意的是,當年考查團發現和復制的文物,2018-01-07 有很多已經遭到破壞,有些已經不復存在了,所以他們的復制品成了絕版,其意義是怎麽評價都不過分的。

                重任在肩 履行使命

                 

                他本是中國一流的畫家早在青年時期已揚名畫壇,躋身世界藝術殿堂,是什麽讓他放棄光鮮耀眼的畫家職業,放下身段,遠離熱鬧繁華,棄畫從文,從此寂寞地在塵土間研究古代文物,名聲遠不如他的學生們,經濟收入上更是天壤之別,晚年為了出版自己的著作,竟然要靠賣自己學生的作品才能實現。

                與魯迅棄醫從文類似的緣由是,王子雲棄畫從文乃職業操守和文化良知使然,不同的是他並非想成為大作家,甚至文學根本不是他所擅長的領域,文字只是他整理考察資料,梳理總結學術成果的載體和工具。1948年王子雲為回到專業而告別了西北大學的研究工作。但當他又回到美術專業中所涉及到的美術史論領域的時候,他發現:更巨大的歷史使命在等待著他,中國的雕塑藝術論領域幾乎是一片空白。於是歷史賦予的使命感與文化人的責任感還有自覺心,使他又毅然決然地投身到了他所命名的“藝術文物”的考古工作中去了。

                陜西是周秦、漢唐故地,是中國固有文明之所在,1945年到1948,他自費徒步對陜西文物古跡,特別是對唐陵墓藝術進行調查研究,曾不止一次地去茂陵漢武帝墓、霍去病墓仔細考察,並對東漢厚葬之風遺留的大量文物和埋葬在陜西漢中一帶、綿亙三百余裏的唐代十八帝王陵墓上的石雕進行了反復研究。

                    新中國成立之初,王子雲留法學友、國畫大師徐悲鴻以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央美院雕塑系主任的職位邀請王赴京,如果考慮個人的名譽地位,這無疑是個好去處,但王子雲覺得自己身處蘭州對西北文物研究更方便,因而予以婉拒。那時,他經常有機會參加川西、隴東、新疆、豫西、冀南、晉北、魯北、陜北等地大規模的考察活動,覺得自己能為保護文物做許多工作。

                上世紀七十年初,他受國家指派,到全國各地考察古代陵墓、研究出土文▓物。當時,各地派性鬥爭仍在延續,地方機構很難行使職權,考察困難重重。期間,他曾回到故鄉蕭縣考察,縣裏只能委派一名股長接待,車輛和吃、住安排頗費周折,但他毫無怨言。以耄耋之年,老衰之軀穿梭於山崗、河湖、原野之間,每至夜深才能回到住處,飯後仍挑燈夜戰,整理考察筆記。以後,又考察了山東濟寧大汶口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原始社會陶器。江蘇銅山縣的▓漢墓、陜西臨潼秦始皇陵的“隨葬俑坑”,貴州興義出土的東漢銅馬等等,足跡遍及全國,他嘔心瀝血,為研究雕塑藝術和考古日日夜夜窮思苦索。

                因為癡迷於美術考古,對政治沒有興趣,加之性情耿直,他就像政治風波中的一葉小舟,飄搖無助,但他又不懼█風雨,堅信陽光總在風雨後。因此無論身處何種逆境,他的信仰不變,追求不停,奮鬥不息。歷史最終會還受冤者公道。改革開放之初,已82歲高齡的王子雲先是被摘掉“右派”帽子,接著各種榮譽紛至沓來:中國美術家協會顧問、陜西省美協名譽主席、陜西省文聯顧問……王子雲終於可以全力以赴的專註於藝術史方面的著述了。雖然在“文革”期間,他的手受了傷,寫的字如“九曲羊毛”體,他痛惜失去的時間,以老邁之軀,在十分艱苦的條件下,卻堅持每天只休息六七個小時,一心忙於著述,他感到了生命的余熱正在耗盡,所以不能停手。必須進行人生最後的沖刺:83歲出版《中國古代雕塑百圖》,88歲出版《陜西石刻雕塑》,91歲出版《中國古代雕塑藝術史》。王子雲在生命的最後幾年不顧高齡而辛勤著述,感動了許多當年的知情者。

                 寫作《中國古代雕塑百圖》、《中國古代石刻線畫》、《中國古代雕塑史》、《中國古代裝飾藝術》、《秦漢瓦當圖錄》,尤其是煌煌巨著《從長安到雅典》……(其中兩項獲國家圖書獎)僅看這些書目,都非有深厚學養,非傾畢生心血不可為之,至於多年在西安美院任教,桃李天下,即便文博大省的陜西,人才濟濟,但至今為止,漢冢唐陵歷代石刻畫像諸多解說,依然沿襲王子雲的“說法”。 1948年完成的著作漢代陵墓圖考。已出版六十多年,可是直到2018-01-07 ,從考古與美術兩個角度統論兩漢陵墓及其遺存的專著尚未出現,其1956年編寫完成,因文革中手稿被抄,遺失。1976年重寫, 1988年出版的巨著《中國雕塑藝術史》作為我國第一部雕塑史專著,填補了中國文化史、美術史的空白,具有著開山之作的地位與價值。

                    默默無聞地從事孤寂地美術考古事業,相伴他的是清貧的生活。幾十年來,王子雲一直過著十分拮據的生活,和兒子一家擠在妻子單位分配的30多平方米的兩居室裏。為了涼爽寬敞一點,經常跑到鐘樓郵局,站著寫作,因為那裏有空調。直到即將90歲時,才在當時的省委書記白紀年關心下,時任總書記胡耀邦批示分得一套住房。

                    《從長安到雅典——中外美術考古遊記》在他去世兩年後面世。為自費出版此書,王子雲在生前賣掉了老師、朋友和學生包括劉海粟、林風眠、劉開渠、石魯、吳冠中等多位名畫家贈送他的作品。一位早年的名畫家,因為傾心於學術,命運發生這樣的轉變,實在令人唏噓。 1990816,王老先生在自己的寫字臺前安然仙世,享年94歲,走得很平靜,一切紛擾都隨風而逝。

                一代藝術大師王子雲已然仙流逝20多個春秋,但他卓然不群的人格魅力與豐盈橫溢的藝術才華讓人無法忘懷;他開創的獨一無二的美術考古事業令人嘆為觀止;他為中國乃至世界藝術史所作的貢獻,如同他的遺留下的經典著作,永遠鐫刻在世人的心中。

                 

                 

                ?

                版權:中国西部杂志社文化傳媒 公安備案號:41116566225 ICP備案:陜ICP16012270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紅纓路53號 電話: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