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堂918

  • <tr id='V5rl0m'><strong id='V5rl0m'></strong><small id='V5rl0m'></small><button id='V5rl0m'></button><li id='V5rl0m'><noscript id='V5rl0m'><big id='V5rl0m'></big><dt id='V5rl0m'></dt></noscript></li></tr><ol id='V5rl0m'><option id='V5rl0m'><table id='V5rl0m'><blockquote id='V5rl0m'><tbody id='V5rl0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5rl0m'></u><kbd id='V5rl0m'><kbd id='V5rl0m'></kbd></kbd>

    <code id='V5rl0m'><strong id='V5rl0m'></strong></code>

    <fieldset id='V5rl0m'></fieldset>
          <span id='V5rl0m'></span>

              <ins id='V5rl0m'></ins>
              <acronym id='V5rl0m'><em id='V5rl0m'></em><td id='V5rl0m'><div id='V5rl0m'></div></td></acronym><address id='V5rl0m'><big id='V5rl0m'><big id='V5rl0m'></big><legend id='V5rl0m'></legend></big></address>

              <i id='V5rl0m'><div id='V5rl0m'><ins id='V5rl0m'></ins></div></i>
              <i id='V5rl0m'></i>
            1. <dl id='V5rl0m'></dl>
              1. <blockquote id='V5rl0m'><q id='V5rl0m'><noscript id='V5rl0m'></noscript><dt id='V5rl0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5rl0m'><i id='V5rl0m'></i>
                ?
                加入收藏 | 歡迎訪問中国西部杂志社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當前位置:主頁 > 西部驕子 > 西部驕子 >

                西部驕子於右任

                發布時間:2018-01-26 11:32:52   來源:未知   編輯:admin  瀏覽

                 

                 

                蔣介石與於右任

                 

                        於右任是一位政治家。他是辛亥革命的先驅、國民黨元老,曾擔任南京國民政府審計院院長、監察院▓院長等職。1949年時,於右任本想留在大陸,但被蔣介石派人挾持到了臺灣,繼續擔任“監察院▓院長”等高職。他的最後15年是在臺灣度過的。
                        於右任更是一位文化名人。在他的一生,無論扮演什麽樣的角色,擔任多大的官職,有多大的權力,他始終沒有脫離中國傳統文人的基本品質。

                        我是儒家系統中人

                        人們不會忘記,即使在於右任病痛的時候,他仍然盡可能地多做事,而他所最看重的事往往與文化教育有關。
                        1962年,於右任84歲。年後不久,於右任身體不▓適,自感去世之日不久,心情變得很郁悶,但他並沒有因此沈淪,依然堅持自己一貫的信念,並努力為社會服務。除了繼續參加監察院、標準草書研究會的一些社會活動外,他還抱病參加臺灣省議員選舉,並多次教導年少者,為他們指明正確的方向。
                        1964年7月2日上午,於右任抱病會見臺灣大專院校12名畢業僑生,做生前最後一次演講。他想將自己所有的心得都毫無保留地告訴這些青年人,但想來想去,只能揀最重要的“立誌”來講,他說:“諸位都是有為的青年,前途非常遠大,在此我仍願以我數十年為學、處事及革命的體驗心得‘立誌’二字勉勵大家……所謂‘士先誌’,就是教人立定誌向;誌向確定了,做█人就有了主宰,就不會隨俗浮沈。縱觀古今中外,多少英雄豪傑,做出了種種豐功偉績、可歌可泣的悲壯事跡,無不始於立誌……我希望各位立定誌向,多讀中外名人傳記,有所取法,見賢思齊,知所奮勉。”
                        1964年1月22日,於右任特在日記中表明自己的心跡:“我是儒家系統中人,守之不變者,萬勿中途迷離,為世所笑。”這是他的人生信念。
                        看書、寫字則是於右任的生活習慣,一旦離開便非常難受。1963年4月16日入榮民醫院後,他在日記中很感慨地稱:“少年不看書,老年欲看而不可能,可哀也。”“不看書者真可為愚人,可恥。”1964年1月14日則寫:“數日因事未看經書,心中不安。”“聖經味淡,百讀不厭。”這些文字是於右任對“看書”習慣的真實心理寫照。而他之於“寫字”(書法),則更是不可分離,不僅給別人寫,更以此作為日常之事。有些熟人到於右任家,免不了從紙簍中揀回不少珍貴墨寶。

                        我的錢已用幹

                        人們也不會忘記,一生高官的於右任始終堅持文人從政的傳統美德,註重名節,兩袖清風。因此當他晚年病重時,他常想到的竟是“沒錢住院”。
                        1963年4月18日,於右任喉嚨發炎,住進臺北榮民醫院。剛過三天,於右任便在日記中寫道:“今日早起,疾已輕,有歸去之意。開支甚大,如何能繼。”5月初,於右任在疾病沒有完全治愈之前便出院,病情因此再次發作。5月3日,他在日記中寫:“自醫院歸,又病,不能興。食道最難防。”頗有後悔之意。7日,於右任更加後悔,寫:“病多日不見輕,出醫院大大的錯。”在這種情況下,他本應該馬上住院,但因為住院費用的緣故,他將此事一拖再拖。27日,於右任又在日記中寫:“我的錢已用幹,可以指天作誓的。人疑我有錢,是旁人害我█。”
                        在此期間,於右任仍參加社會活動。6月26日,由於喉部感染,於右任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療,但因經費緊張,很快出院。等病情好轉一些,他又積極參加社會活動,並在臺北青田街9號老學齋燈下揮墨,寫氣勢恢弘的長篇行草書《文信國正氣歌》七屏,成為其最後之大作。
                        1964年7月底,於右任再次病重,咽喉發炎,說話進食都很困難。臺灣復旦大學校友會理事長趙聚鈺前來看望,勸他住院治療。於右任沒有表態。因經費困難,住院日期一拖再拖,致使病情惡化。蔣經國也來看望,勸於右任:“老伯,聽說您身體不好,還是進榮民醫院治療吧。”於右任不願向蔣經國哭窮,只是點頭應承。
                        再次住院沒幾天,於右任又因經費問題而擔心,對副官方伯熏說:“我很窮,沒有錢,我住的這間病房多少錢一天?太貴了我是付不起的,我還是出院回家吧。”方伯熏看著病情嚴重的於右任,有意隱瞞實情,以諸如“最惠”之類的理由,將每日高達千元的住院醫療費說成“只有一百元”。如此一來,於右任可以安心地住院了,因為以他月薪5000元新臺幣的收入,是可以付得起這些費用的。然而,他的病已經治不好了。
                        在生命到達終點前,於右任數次想寫遺囑,但寫了撕,撕了又寫,寫了又撕,後來病情惡化,終致無法再寫。他的長子於望德為尋找父親的遺囑,特請來監察院副院長、監察委員等數人作證,打開於右任最為珍貴的保險箱。開箱以後,大家被眼前的物件所感動。箱子裏沒有一點金銀積蓄,所能見到的是一枝鋼筆、數方印章與幾本日記。還有結發妻子高仲林早年親手為他縫制的布鞋布襪。再有,便是他的三兒子於中令5月赴美留學時向銀行借貸的4萬元賬本以及平日借副官宋子才的數萬元的賬單。
                        看到一生高官,連任三十一年監察院長,而且是著名書法家、詩人、社交活動家的於右任先生,到生命的最後時刻,竟只有這樣一些物件。人們無不淒然,敬佩景仰之心頓生。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

                        於右任是陜西省三原縣人。他苦等時局的變化,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返回故鄉,希望能見到自己的結發妻子高仲林以及長女於芝秀等親人。這樣的願望始終不能實現,他便變得更加傷感,常嘆息道:“我好想念她們呀!”還作詩寄托思念之情,《憶內子高仲林》中即寫道:“夢繞關西舊戰場,迂回大隊過鹹陽;白頭夫婦白頭淚,親見阿婆作艷裝。”高仲林80壽辰的時候,於右任又傷感地寫信告訴香港的吳季玉先生,說:“今年是我老伴的80壽辰,可惜我不在大陸,今年她的生日一定會很冷落,不會有人理睬她的。想到這點我十分傷心!”而在不久之後,他就得知,在周恩來總理的親自安排下,於右任的女婿屈武等親人以及陜西省有關領導為於夫人辦了隆重的補壽活動。他為此十分感動,思鄉之情更甚。
                        他也非常想念大陸的朋友。丁中江曾回憶:
                        民國四十年春,我由泰國和越南遄返臺北探視親友,抵臺當天即赴青田街謁右老,老人家一見我面,還來不及握手,就大哭起來,口中喃喃說:“大聲(陸鏗號)大聲,我想念他。”因為若幹年來,我總是和陸鏗一同謁見老人,這次在萬劫之後,只見我一人,而陸鏗卻在昆明,老人家見到我,勾起了對陸鏗的想念,遂掩面痛苦。……後來我返香港,去向老人家辭行時,右老很高興的對我說:“我有件寶貝送給你。”

                        一邊說一邊在書桌上找,找了一會找出一份報紙,原來是一份《天地新聞》日報,正是查封那一天的。他老人家把報紙攤開,在上面寫著:“二十四斤行李中留此寶物,以贈中江,念大聲不已。”寫到末一句,又擲筆大哭。
                        1961年11月,於右任仍然想辦法促成祖國的統一。他特地寫一對聯送給蔣經國,內容為:“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次年1月,當於右任感覺將不久於人世時,他在日記中對身後做出兩次安排。
                        1月12日的安排:“我百年後,願葬於玉山或阿裏山樹木多的高處,可以時時望大陸。山要最高者,樹要最大者。我之故鄉,是中國大陸……”1月24日的安排:“葬我於臺北近處高山之上亦可。但是山要最高者。”
                        做出這樣的預先安排後,於右任仍感覺非常抑郁。15年的鄉愁,感情之累積終於釀成一首千古絕唱——《望大陸》: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
                        望我大陸;
                        大陸不可見兮,
                        只有痛哭!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
                        望我故鄉;
                        故鄉不可見兮,
                        永不能忘!
                        天蒼蒼,
                        野茫茫,
                        山之上,
                        國有殤!
                        懷著這█樣的心情,於右任病倒了。病重時,他的老部下,原臺灣“監察院”秘書長、後任“考試院副院長”的楊亮功到醫院看望,問:“您老有什麽事吩咐我?”
                        於右任很想說話,但由於喉嚨發炎而無法講出,只好用手勢表達自己的意思。他首先伸出——個指頭,接著又伸出三個指頭,希望將自己的心思告訴楊亮功。
                        楊亮功不解其意,只好猜測地問道:“院長,您是不是不放心三公子於中令?”於右任搖搖頭。
                        楊亮功又猜了一下,也不準確。
                        最後,他只好說:“院長,等您身體好一些後,我再來問您,好嗎?”於右任點頭。
                        此後,於右任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楊亮功始終未能問清一個手指和三個手指的意思。
                        1964年11月10日晚8點零8分,於右任先生在臺北榮民醫院病故,終年86歲。於右任去世後,楊亮功向資深報人陸鏗提起此事,陸鏗反復考慮後,提出一種解法,認為於右任的“一個指頭”是指祖國統一,“三個指頭”代表三原縣。合在一起就表示:將來中國統一了,請將他的靈柩運回大陸,歸葬於陜西三原縣故裏。這一解釋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

                        於右任,1879年生於陜西省三原縣,1964年病逝於臺灣,享年86歲。原名伯循,字右任,號騷心,又號髯翁,晚年又號太平老人,於右任晚年稱“每得一樣美食,便覺生命更圓滿一分”。於右任的高▓壽,得益於三友:書法藝術;松樹和一切樹木;美食,尤其是山藥、核桃等產自植物的美食。自勉道:種柳觀生意,栽松養太和。

                 

                 

                        逸聞趣事

                        蔣介石為於右任祝壽遭痛罵
                        1937年,國民黨元老、監察院院長於右任58歲生日時,蔣介石大張旗鼓地準備給他過生日。可是,於右任卻在生日那天“失蹤”了。
                        原來,於右任偷偷地溜出南京城,來到上海大學同學會接辦的一所中學。於先生的來臨,使全校的師生喜出望外。大家自動匯集到操場上,為於右任召開祝壽大會。
                        面對學生,於先生講道:“你們知道,蔣介石為什麽要為我祝壽嗎?是因為他的不抵抗主義被全國百姓罵絕,政府的腐敗已經無可救藥;因為我不想賣國,也不想貪汙,所以蔣介石便要利用給我祝壽的機會來欺騙老百姓啊!我要是讓他們向我祝壽,我不就成了貪汙政府的老祖宗了嗎?所以2018-01-06 我就從南京逃出來了。

                 
                        小處不可隨便
                        於右任精於書法尤善草書,求他字的人很多。有一天,有人特備酒筵請他寫字,飯後拿來紙筆,於右任在酩酊之中揮毫,留下一行“不可隨處小便”而去。第二天,那人拿出這行字請教於右任,於右任知道自己酒後失筆,連聲道歉,沈思良久,似有所得,於是叫人取來剪刀,將一行字剪成幾塊,重新拼排,說:“你看,這不是一句很好的座右銘嗎?”那人一看,禁不住大笑,再三拜謝。6個字重新安排,原來是:“小處不可隨便。”

                 

                        於右任過河西
                        於右任一行抵達武威後,遊古跡、覽名勝、訪同鄉、拜前賢,留下了許多逸聞趣事。以賣涼面為生的武威人郭中藩,擅長字畫,屬市井中之雅人。於老聞其名,與之傾談大悅,特為其書一聯:“觀其為文不隨時趣,與之言事大有古風。”於老為文書字,忌諱病語和粗俗之辭。在武威逗留期間,與“陜西旅涼同鄉會”董事長楊壽山交往甚密。臨別時,楊請於為其經營的“誌成西”商號題“福祿壽禎祥”字匾。於右任滿口答應,揮毫而就後卻是“福祿永康”。楊大惑不解,於笑到:“‘壽’字你已經有了,老夫特祝你‘壽山永康’。至於‘禎祥’二字,既‘福祿’又‘永康’,豈不‘禎祥’俱全了嗎?”過後,有人問及,於老解釋:“老夫最忌諱粗俗之辭,楊先生所求五字鄙劣粗俗,本不想題,但情誼難違,戲解幾句而已。”武威城中一賣軟兒梨老翁,用涼水化了幾只軟兒梨,請於右任品嘗。打開晶瑩剔透的薄薄冰甲,於老對酥軟爽凈,甘冽潤喉的軟兒梨大為傾心,大筆一揮,為老翁贈聯:“一統山河壯,中興歲月新。”後來,賣梨老翁將此墨寶請人雕刻在木版上,拓印後出售,還發了一筆小財。於右任念念不忘軟兒梨的醇韻余香,隨後書成《1941年於河西道中》,對武威軟兒梨大為贊賞:“山川不老英雄逝,環繞祁連古戰場。莫道葡萄最甘美,冰天雪地軟兒香。”

                 

                        吃飯題詞
                        1921年清明節,他親臨西安東關長樂坊徐仁福開設的徐記稠酒店。這酒店有由三千多年前商周時期的“醪槽”演變而來的黃桂稠酒。當年杜甫《飲中八仙歌》中的“李白鬥酒三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的酒和“貴妃醉酒”的酒,就是沒有加漿的“撇醅”稠酒。此酒酒精成分含量為15%,汁稠似乳,色白如玉,入口綿甜清香,酒味濃郁醇厚,飲後口齒流芳。風味獨特的美酒使這位書法大師為傾倒,飲後嘖嘖稱贊▓,即興揮毫書寫了,“徐家黃桂稠酒店”。徐家將之制成牌匾,高懸店門之上,聲譽大增,在古城傳為佳話。

                 

                 

                 

                 

                 

                 

                 

                 

                 

                ?

                版權:中国西部杂志社文化傳媒 公安備案號:41116566225 ICP備案:陜ICP16012270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紅纓路53號 電話: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