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官方备用网址

  • <tr id='6lQ0ld'><strong id='6lQ0ld'></strong><small id='6lQ0ld'></small><button id='6lQ0ld'></button><li id='6lQ0ld'><noscript id='6lQ0ld'><big id='6lQ0ld'></big><dt id='6lQ0ld'></dt></noscript></li></tr><ol id='6lQ0ld'><option id='6lQ0ld'><table id='6lQ0ld'><blockquote id='6lQ0ld'><tbody id='6lQ0l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lQ0ld'></u><kbd id='6lQ0ld'><kbd id='6lQ0ld'></kbd></kbd>

    <code id='6lQ0ld'><strong id='6lQ0ld'></strong></code>

    <fieldset id='6lQ0ld'></fieldset>
          <span id='6lQ0ld'></span>

              <ins id='6lQ0ld'></ins>
              <acronym id='6lQ0ld'><em id='6lQ0ld'></em><td id='6lQ0ld'><div id='6lQ0ld'></div></td></acronym><address id='6lQ0ld'><big id='6lQ0ld'><big id='6lQ0ld'></big><legend id='6lQ0ld'></legend></big></address>

              <i id='6lQ0ld'><div id='6lQ0ld'><ins id='6lQ0ld'></ins></div></i>
              <i id='6lQ0ld'></i>
            1. <dl id='6lQ0ld'></dl>
              1. <blockquote id='6lQ0ld'><q id='6lQ0ld'><noscript id='6lQ0ld'></noscript><dt id='6lQ0l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lQ0ld'><i id='6lQ0ld'></i>
                ?
                加入收藏 | 歡迎訪問中国西部杂志社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民族風情 >

                沙坡頭印象

                發布時間:2018-01-03 11:49:42   來源:未知   編輯:admin  瀏覽


                “大美西部· 首屆中国西部杂志社遊記散文征文大賽”作品選登

                沙坡頭印象


                撰文/彥妮


                      像只甲殼蟲一樣,我無意中撞進了沙坡頭的腹地。

                      自打離開故鄉,把缺了口的鐮刀掛在老家屋檐下的時候,我的莊稼,就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生長起來。沒有谷青麥黃、沒有露水濕衣,只█有匆匆的腳步、只有方便面、快餐和房租,腦子裏的詩情畫意似乎都被打了眼釘在錢幣的四角,每天的每天,只要睜開眼,我就不得不與那勞什子打交道。原本我是一只可以到處遊走的野兔,可以吃草根、啃苜蓿,可以隨便找個陽窪旮旯一覺睡到天黑,現在卻像拴住了似的,每日就在固定的位置勞作或發呆,即使心血來潮想動一動,耳邊也能聽到鐵鏈子的聲音。

                       我不是“憤青”,也不學著清高,我只是越來越感到憋悶。在鋼筋水泥的叢林裏,我順來逆受斤斤計較,越來越像一個“現代人”,而我殘存的思想和個性化的東西,愈來愈麻木、愈來愈稀少!一個貪圖享樂左右逢源的人,如何能在精神的高地如魚得水?每每想到這些,我就焦慮乃至抓狂!一個人可以被囚禁,但是他的視野卻不可以被擋住,那怕奔出去跳個高或者跟狼一樣“嗷嗷”嗥叫幾聲,也比關在筒子樓裏讓柴米油鹽把自己完全遮蔽要好得甚。

                ——終於,機會來了!

                      車子一停,有人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似乎是▓前世的約定,他們早已讓相思折磨得骨瘦如柴,恨不能一口將對方吞下去!我因為只是初次相見,內心的疑惑遠遠超過內心的期許,所以依舊四平八穩漫不經心地坐著,頂多用不屑的眼神向車窗外瞥一瞥,暗笑那些早出去的“發燒友”真是沒見過世面。看著他們手忙腳亂地整理背包或相機的時候,我還真的認為這些人肯定是在火柴盒子裏憋瘋了:不就是個沙坡頭麽,用得著這麽大驚小怪麽?若說一個又偏又小的沙窩子就值得這麽興師動眾咋咋呼呼的話,那撒哈拉沙漠和許許多多與沙有關的風景區就人滿為患了。

                       然而,進了大門█我就感覺自己錯了:遊客們像是商量好了一樣,包括那些膚色各異的黑人和白人,他們紛紛買了門票和擋沙的腳套,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各個景點嘰裏哇啦地進發了——沒有遊說、沒有誘惑,這些人仿佛早都明了似的,知道自己是沖著什麽來的,他們談笑風生興致勃勃地站在“沙坡頭”的巨雕下擺POSS的樣子,叫我不禁為自己先前的自以為是而羞愧!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沙坡頭的黃河卻是靦腆的,一副不卑不亢的脾性。她坦蕩、收斂、平和低調,沒有驚濤駭浪、沒有大霧彌漫,只有沖鋒舟在河中激昂飄蕩、羊皮筏子慢悠悠地唱著古老的歌謠。見慣了車流人潮,聽慣了鬧市酒吧的嘈雜聲,忽然置身於楊柳依依和果杏飄香的黃河邊,人整個就像脫了一層盔甲。憑欄處,極目四望,不見濁浪排空,但聞水鳥聲聲,“春風不解禁楊花,蒙蒙亂撲行人面”,那一刻,內心潛藏的酸勁怎能不汩汩往外流?

                       踏上索橋,攜友人拍照。在橋的最中間停下,伏身靜聽黃河水從眼前流過,頭腦裏所有的憂煩儼然被沖走。正是多雲天氣,不熱不冷,而河邊茂盛稠密的蒲葦蕩裏,野鴨在那裏嬉戲、綿羊在那裏吃草……這裏不是名山大川,沒有豪華油輪或點點白帆,這裏只是原生態的黃河水的原貌。她順從地在此地拐了一個S型的大彎,讓雙獅山與沙坡頭成為陰陽兩畫的分界線。沒有桂林山水的秀氣、沒有長江的奔騰或海洋的遼闊,她就是賢良家庭穿著碎花布衣的樸實姑娘,不著妝、不嬌氣、踏踏實實、極有主見。吹著微風,看著“姑娘”,盡管粗聲大氣地說話,盡管手舞足蹈洋洋得意,但不怕對方受傷了、或是嚇著了。在黃河面前,你是率真的兒男,無須克制,不講“潛規則”,你只管卸下包袱對著遠處肆意地亂吼,而不怕有人走過來規勸你、懲罰你。

                       這裏原是黃河漂流的故鄉。那些從小生長在溫室中的花朵,在此地將得到強悍的洗禮!一塊緊紮的木排,14個充氣的羊皮囊,沒人相信它就是搏擊風浪的戰將。面對古老、陳舊、滄桑的容顏,所有被汙染過的齷齪靈魂都會為之戰栗。厚重的文明和祖先的智慧,讓我們這些曾被“一次性”物質打敗的人類無地自容。簡單的就是偉大的,當我坐在羊皮筏子上於寬闊無際的黃河之上顛簸的時候,我才忽然醒悟:我們無意中已將生活▓搞得何其擰巴與復雜。

                       水車、古渡、羊皮筏子,這些快要與世隔絕的事物,提醒我們今天的擁有是何其的短暫與虛無。我們不可能永遠漂流在水上面,離開沙坡頭,我們還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而黃河古今文明的漂流壯舉,將變成永不磨滅的探險經歷,讓我們在以後的日子裏,學會自謙、學會珍視!

                      “不到沙漠,我怎麽知道沙漠的樣子?”

                       是的,讓一個整日囚在火柴盒子裏的人描述沙子的溫情,他怎麽能夠說得清楚?我去過騰格裏和毛烏蘇,見過飛沙走石和一瀉千裏的沙流,所以對沙坡頭的沙子是挑█剔的。與那些連綿起伏寸草不生的“無人區”相比,沙坡頭是小器的、捉襟見肘的,它只是巧妙利用了黃河水的自然▓資源而已,但是,當我看著一大幫戴著墨鏡和牛仔帽的人,他們歡歡喜喜地騎著駱駝從坡底上了山頭,背後傳來的不是駝鈴而是笑聲的時候,我驚奇這些人尚未被都市孤獨而麻木;還有那些坐在纜車上的遊人,他們在高空俯瞰沙漠與綠洲和諧地融合在一處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會因為周邊不斷的紛爭而憂慮?在沙漠腹地,我只想牢牢抓緊一把沙子,但是,抓得越緊,沙子從指逢裏流出得越快。朋友不想跟我一樣神經,他要了一塊滑板,從沙坡的頂頭,箭一般地滑到底部……和所有遊客一樣,他不是到沙坡頭尋求真理的,更不是到沙坡頭自尋煩惱的,他就是想出來走一走。轉而一想,我不也是這種目的麽?對於每一個外出行走的人,其實大家都有一個最樸素的願望:就是把那些無意纏繞在我們身上的東西,在一個合適的地方解下或丟棄。

                       我找了一個地方躺下來,看高空飛索者像燕子一樣,從我的頭頂飛馳而過,那種鋼繩與索子之間摩擦出的“颼颼“聲,以及遊客們因為刺激發出的近乎天真的呼喊,讓我不由自主地欣慰。這些從五湖四海趕來的遊人,他們不再因為蠅頭小利而斤斤計較,也不再因為雞毛瑣事而耿耿於懷,他們在大漠的高空歡呼著,是因為看到了大漠的遼闊和內心的狹小?最讓我眼前一亮的是,“飛人”尚未回來,四五個接待者早已守侯在站臺,他們的精明強幹和極為人性化的關懷,讓我看到了沙坡頭溫情的一面。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因為沙坡頭的綠洲和沙漠沒有十分明顯的界限,所以我時時有一種迷糊的感覺,究竟我是先看了沙雕還是先騎了駱駝?究竟我是在南頭見到的火█車還是在北頭聽到的聲音?開始我還較真,在腦子裏一遍一遍地捋,後來看著別人都在嘻嘻哈哈地照相和從容不迫地滑沙,男男女女似乎根本不在乎此刻是上午還是下午,那種忘我和專註的神情,使我再一次頓然自省:我是幹嘛來的?我是跟自己找別扭的嗎?

                       我不是到沙坡頭淘金的,也不是到沙坡頭取經的,我只是在都市的快節奏中逃出來,想在此地緩一緩業已麻木的神經。我有些浮躁、有些郁悶、有些疲憊,我只想慢下來,把所有的緊張和戒備都統統拋灑在無垠的荒漠中去!對著天空,我打個哈欠,看著恬靜而溫順的沙漠,看著它馴服地僵臥在一瀉千裏的黃河邊上,而遊客們正在它的身上玩“石頭、剪子、布”的時候,我覺得隨意、清爽和刺激。沙坡頭就是這樣勾引了我們,她不用西施的容貌和貴妃的風情,也不用長城的偉岸和峨眉山的嫵媚,她就是本本分分的農家女子,只用了一條麻花辮和一口原始的鄉音,就悄悄俘虜了我們。

                上一篇:行走格薩拉
                ?

                版權:中国西部杂志社文化傳媒 公安備案號:41116566225 ICP備案:陜ICP16012270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紅纓路53號 電話: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