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美高梅网上注册网站

  • <tr id='E2cZMI'><strong id='E2cZMI'></strong><small id='E2cZMI'></small><button id='E2cZMI'></button><li id='E2cZMI'><noscript id='E2cZMI'><big id='E2cZMI'></big><dt id='E2cZMI'></dt></noscript></li></tr><ol id='E2cZMI'><option id='E2cZMI'><table id='E2cZMI'><blockquote id='E2cZMI'><tbody id='E2cZM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2cZMI'></u><kbd id='E2cZMI'><kbd id='E2cZMI'></kbd></kbd>

    <code id='E2cZMI'><strong id='E2cZMI'></strong></code>

    <fieldset id='E2cZMI'></fieldset>
          <span id='E2cZMI'></span>

              <ins id='E2cZMI'></ins>
              <acronym id='E2cZMI'><em id='E2cZMI'></em><td id='E2cZMI'><div id='E2cZMI'></div></td></acronym><address id='E2cZMI'><big id='E2cZMI'><big id='E2cZMI'></big><legend id='E2cZMI'></legend></big></address>

              <i id='E2cZMI'><div id='E2cZMI'><ins id='E2cZMI'></ins></div></i>
              <i id='E2cZMI'></i>
            1. <dl id='E2cZMI'></dl>
              1. <blockquote id='E2cZMI'><q id='E2cZMI'><noscript id='E2cZMI'></noscript><dt id='E2cZM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2cZMI'><i id='E2cZMI'></i>
                ?
                加入收藏 | 歡迎訪問中国西部杂志社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民族風情 >

                作品選登:九寨,純美的水世界

                發布時間:2018-01-03 11:49:41   來源:未知   編輯:admin  瀏覽


                 “大美西部·首屆中国西部杂志社遊記散文征文大賽”作品選登

                九寨,純美的水世界

                撰文/柳絮飛舞


                     “九寨歸來不看水。”去過之後,這樣的認識一直占據著思想。晨後,伴著太陽的徐徐升起,與綠色巴士帶來的溝外人█們一起,擠進九寨的深山峽谷,盡管一時顯得有些喧擾,但很快便被山水的韻致消磨得靜默寂然,隨即褪去凡塵世界的浮躁與奢華,心隨之淡泊舒▓展。

                       悠然的行走,默默的追隨,山,水,樹,草,一直澎湃著心房。一切,沈浸於這水▓脈氤氳的氣息中,有了靈秀與清爽的外感,周身尤覺清新素雅、滑柔舒坦。隨原始森林的肅穆靜寂,再來仰視山谷更覺幽深高遠了許多。如果是仁者,立即就會浮現“仁者樂山”的曼妙。當一縷縷霞光穿透高大樹木的縫隙把斑斕的射線投向樹叢的流水,剎時便有了水清且漫,凈化透心之感。盡管有水流的聲息,有瀑布的飛濺,可融入這幽境的世界,聲響█便減弱到最低分貝,演繹成素手拔琴弦般的低沈,幽婉,扣擊著人的情懷,舒暢?清爽?愜意?恐怕最想脫口而出的還是“聖潔”。其實,很想盡情的抒寫,但卻無從落筆,此時,只會覺得,人在這般天地間,就是渺小與俗世,剩下的只是束手無策。水,純凈得不染纖塵。因水,美就無限延展,多元且神奇。

                      沿日則溝從上而下的徜徉,那麽未到珍珠灘之前,水以溫柔敦厚的姿勢展現。我要說的是清泉,這是九寨水美最初的表現形式,也是被埋沒的英雄。當人在溝中沿水流方向漫遊之時,在平且緩的地勢,與之相伴的就是——泉。清澈又散漫,流動又舒緩,慢慢悠悠的漾著,即使被忽視,也沈穩矜持的保留著它們的優雅。清泉,沒有飛瀑的氣勢,沒有海子的美幻,並不那麽引人關註,但,它們不在乎,依舊以自我的形式泛濫,散布於九寨溝谷的各個低窪之處,樹下,草叢,溝涵,以悠然似清紗,細膩如碧綢的風姿卓約滑過人們身旁,一波一波,一壟一壟,一縷一縷,繞過樹叢,漫過水草,沒過沈石的阻擾,蓄勢,積聚,然後相溶到一起,不離不棄,不慍不火,以平和清靜心態織成布紡成緞,一顯清透無暇的品性,勇往直前又不缺失親近與柔和。當清泉流至懸崖峭壁之時,便一舍平和清靜的姿態,鋪天蓋地飛瀉而█下,便有了——瀑。

                      從日則溝的最高處,穿過原始重林,匯入芳草海和天鵝海的懷抱,便被撫慰,被柔化,被清澈,涉過灌叢,或沈寂,或微漾,隨後一█路踏歌而去,在珍珠灘,水美開始了它的新的征程,象涉過臺階式的沿溝谷走向奔騰而下,此時之勢,雄渾,粗獷,剛烈,曼妙,斑斕,綿柔,用其形,其性,將珍珠灘、熊貓海、落日朗、樹正幾大瀑布群演澤得精妙絕倫,這些飛瀑連綴一體,如流動的鏈條將九寨的水從飛天鏈接而來,多彩多姿。瀑,因走勢的高低,懸崖的大小而呈現不同的心性,但無論以哪種形式的瀑布飛瀉,都是水肆意的在放縱自己,要麽飛動如蛟龍,要麽傾瀉如簾幔,要麽柔軟如絲帛,要麽清雅如素羅,總淋漓展示著靈動的韻致。九寨是水的世界,也是瀑布的王國。

                      最若眼還數那日則溝的珍珠灘瀑布。水流從40余米高,200余米寬的鈣華灘上播散而下,雄渾,大氣,壯觀,猛烈,遠觀好似白幔斜掛於天際,晶而發亮的招人雙眼。近視,也如絲帛傾覆於山涯,一絲絲針腳,一縷縷絲線,都精晰可辨,時而有細密如星的水珠飛濺而至,隨即又倏地被體內的熱氣蒸騰而逝。曰“珍珠”,也緣由它的奇妙絕倫。原來,流水繞過灘上的松和杉等樹木,來到這片廣闊的巨大的扇形鈣華灘,清澈的水流漫在淺黃色的鈣華灘上,經過灘上數以萬計的圓形坑洞,急速的流水沖進又立即反彈而出形成萬千飛舞的水珠,漫灘鋪展,它們編成排,聯成串,散發開,有如天女散花似的分出層次和大小,大的如皮球,小的如彈子,滿灘滾動,個個晶瑩剔透,靈氣躍動,在陽光的反射下,折射得色彩斑斕形如一顆顆珍珠,於是,純美的形象也就如此的傳頌開。

                      等到水飛夠流夠,睡沈之後,再慢悠悠的淌,慢悠悠的滑,再靜靜的繞過叢林,邁過沼澤,踏盡綿柔的水草,又沈寂起來養精蓄銳,梳理著溝壑中清靜與優雅的神韻。

                      一切又等待著厚積薄發,人們說:沈靜是為了更好的表達。的確,人順溝下,美,也就體現得更加精彩與目不暇接。海子,是九寨水美最奇麗的展現形式,為九寨的精華所在。

                     九寨的海子,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海”,而是沈澱起來的湖泊。在樹正群海、曰則及則查窪三條“Y”字形溝谷中,被巧妙地布下了108個奇特的海子,其大小,高低不一。其奇,以清、碧、翠、綠、藍、明麗著稱;其色,無一例外以斑斕萬千彰顯。這些沈靜的湖泊,因名而靈動,因色而艷麗,因甘冽而透徹。於是,長年深居於此的藏家兒女,他們依山而棲,傍水而息,對自然,對生靈有了一份卓爾不絕的依戀,面對一個個靜默的湖泊,因為喜愛,便賦予其動物的靈性,於是就有了“熊貓海”、“犀牛海”、“老虎海”、“臥龍海” ……之稱謂;還是因為喜愛,又依其形其狀其性,給予了“蘆葦海”、“芳草海”、“樹正群海”等等之冠名,這些海子的得名,取其自然,緣自天成,表達出藏家兒女世世代代於自然於生靈的依戀與感恩之情,似有顯得隨意,實則蘊涵著精深的淵源。如若追根溯本,也不得不談到藏民俗文化的博大寬泛。

                       傳說在遠古時代,達戈為給情人沃諾色姆表達愛意,就送給一面寶鏡,沃諾竟不慎失手把寶鏡摔成108塊,這些碎塊便成了108個被稱為“翠海”的彩色湖泊。傳說依然美好,但以今天我們理性的判斷,神話傳說無非是曠古時代人們美麗的遐想,無疑地也對“海子”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究其真正原因,九寨人將湖泊稱為“海子”,也緣於藏民族的一種信仰與崇拜,他們向往大海,卻長年生長於大山深處,無數人終其老也未走出大山到過外面的世界,思想與靈魂都禁錮於深山峽谷之中,於是,向往有著大海那般的廣博胸懷是他們終級的追求,“海”被視為“圖騰”般受著▓極高的敬仰,於是,這些雖說看似很小,與“海”還有著巨大差異的湖泊,便被冠作了“海子”。一個“海子”的表達,藏家兒女的情懷彰顯無▓遺,由此可看出他們美好思想與智慧展現。不信,再看“五花海”、“火花海”、“長海”及“五彩池”等等的命名,無不是藏民族面對美景內心詩情畫意的真切表達。

                       所有的海子,都積澱著深厚的綠和翠,因綠而嫩滑,因翠而靜謐,因靜謐而純美▓。遠眺,似一方方明鏡,一段段碧綢,一塊塊翠玉,一雙雙水靈靈、明晰清澈的碧眼,鑲嵌於峽谷深山峻嶺之間。凈和靜,由遠至近的漫延,讓你莫名的就忘記憂愁和爭端,人慢慢地安靜和沈寂,心隨之放下,松散,超然,一切隨水的靜透而安寧,而淡泊,而忘卻,這份靜,這份美,如女兒的溫柔情懷,如母親的敦厚博大,如天地般精深高遠,很想很想一下擁攬,可又不忍讓俗世汙穢的肉身玷汙她的美,只能那麽怔怔的,無所思無所慮的遠遠的暸望起來。有人說:海子的靜,是一種沒有熱情沒有溫度的只可遠觀不可親近的冷艷之美,看久了,便有了一種雖無褻瀆但卻有著疲勞的美感,而我覺得,海子的靜,凝視得越久,越易深入到骨髓,越易沈寂到心靈,越易凈化到思想境界的幹凈之美,於是,慢慢地,你就有了純和凈的感慨。不知不覺,就會產生要零距離去親近的想法,於是,靠近她,此時又猛然的發現:海子的色彩更加萬千斑斕起來,間或一帶淺黃,一襲純白,一排深藍,一圈天藍,一塊星光斑點似的█寶石藍,藍又藍得那麽深,那麽遠,那麽徹底,白又白得那麽純那麽真那麽無暇,有如藏家兒女手心裏奉出的一襲哈達……不同海子總能融進不同的色彩,總泛著斑斕清澈的珠光,以一種靈性之美將人清透。近俯,隔“海”相望,通透見底,明亮清澈,水在這裏還願了它本來的面容,無形也無色,有望眼欲穿的幹凈與純粹,水草,苔蘚,遊魚,明晰可辨,哦,原來的斑斕色彩均是千萬年來沈積於底的各式精靈所現。轉身,立於岸高處,回頭再觀海子,風平浪靜,水光山色,一汪汪碧波,一潭潭寶藍,靜若處子,嫩滑的肌膚,芳華誘人,似有掐指欲破,親之若辱,竟是那般的惹人溺愛。

                      也許還沈浸於眾多海子的奇思妙想中,火花海便挑逗起你激情的情愫。夕陽西下,靈動的浪花翩翩起舞,閃動著離合的神光,肆意的讓人追逐,稍有不慎,神光迷失,欲去追逐,它又遊戲似的跳至眼前,目光移回,神光再次消逝,就在你不知所措,無暇顧及之時,擡眼一望,滿海子的波光四起,尤如火花飛濺一湖,然後又慢慢的輔陳開,一眨眼,又消失殆盡,追逐又不能,欲罷又不舍,正猶豫不決,進退兩難之時,被水的清澈洗染,便一發不可收的沈靜起來。

                       一切都超凡脫俗,“靜”和“凈”、“純”和“美”彰顯得很徹底很純粹,生怕稍不留神,讓凡塵染盡的俗身弄濁她的嬌身,更怕滿身帶來的塵囂掉進這恬靜的世界,就讓她清純著,讓水的清透甘冽,點綴到人的心靈。想伸手去觸摸,但又不忍去伸手,還是讓曼妙如水銀瀉地般的肆意播撒,散漫於九寨的每個角落,侵蝕每個細胞,將人置於一個真空的凈美世界。

                      片刻之後,擡眼,遠處轉動的經輪、飄舞的經幡觸目而來,於是,踏過淺架的浮橋,直奔那神奇而虔誠的世界。凡塵俗世,喧囂世界,一切都遠去,自然和純樸,永恒和虔誠,均因水而生,因水而凈,因凈而纖塵盡失。

                       不知不覺,腦子中浮現出海子中那悠然暢遊的魚影來,水洗凈了它們的鎧甲,惟剩下一身赤裸和真誠,經過千萬年的修煉,來個與“水至清便無魚”作個徹底的了斷,只留下清靜與純粹的真身給世人看。


                ?

                版權:中国西部杂志社文化傳媒 公安備案號:41116566225 ICP備案:陜ICP16012270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紅纓路53號 電話: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