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E-zine

订阅西部电子杂志 感受最美景点

立即订阅

订阅西部电子杂志 感受最美景点

麟州故城 祭忠魂

出版日期:  作者:宋冬霞  


  杨家将保卫国家英勇作战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而杨家城(即麟州故城),位于神木县城东北约15公里处的店塔镇杨家城村。从神木县城出发,顺着窟野河东岸一路向北不远的山头上,有一座早已废弃的城池,这里便是杨家将的故里——杨家城。关于杨家将与这座城池的故事,在这里代代流传。杨家城文化遗存丰富,已82岁高龄的老人杨文岩,是古麟州杨氏杨弘荣(杨业同宗父亲杨弘信弟)第47代孙,也是杨家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研究杨家城已达30余年。从1983年至今,杨文岩翻山越岭,走村入户,踏遍了杨家城每个角落,发现了很多遗存,最远的有龙山文化时期的石器、陶器,而唐宋时期的钱币、瓷器最多,很容易发现。他撰写出版的《古麟州与杨家将》一书,成为杨家城研究方面的一张“活地图”,他也自然成了研究古麟州城和杨家将文化的专家。


杨将军祠

  

  千年城

  

  瞭望杨家城及周边。故城西濒窟野河,北临草地沟,东连桃峁梁,南接麻堰沟,依山形呈不规则长条形分布,南、西、北三面河流深沟环绕,悬崖绝壁,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杨家城依山势修筑,呈不规则长条形分布,东西长1.4公里,南北最宽处0.8公里,面积约1.12平方公里,城周长约5.4公里。城垣分为东城、西城和紫锦城,既相互联系又相对独立。据考古发现,其中一个宫殿遗址内的柱石、地砖保存完好,房间、院落走向显而易见。据推断,这就是当年的刺史府。

  

  杨家城废弃几百年来,由于人为、自然破坏严重,虽早已成为一片废墟,但该城仍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笔者探访杨家城时,车辆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从一个城墙豁口进入杨家城东城,城里有一条土路直通杨家将将军祠。将军祠矗立在将军山的小山上,有正殿、东西厢房。正殿门口有一副对联:“铁马金戈志在燕云万里驱驰号无敌,伟业丰功肇于麟府千秋忠烈誉满门。”这副对联,高度概括了杨家将的功绩。在里边有三尊栩栩如生的塑像,分别为麟州刺史杨信、大宋敕封大同节度使杨业、麟州刺史杨重训。东西墙壁上彩绘了24幅杨家将生活、战斗场景的图画,东西厢房壁挂史考实录、书法作品,摆放了杨家城全景沙盘。

  

  站在将军山上,向南一眼望去,就是杨家城内的标志性建筑红楼遗址,遗址占地面积约200万平方米,现大多为耕地,由东城、瓮城、紫锦城、西关四部分组成,现残存夯筑土城墙段约2800米,残墙高为1~18米,底宽9~40米,墙体夯层厚8~12平方厘米,城周约5公里,城垣轮廊清晰,西城(西关)面积最大,地形颇为复杂,遗存有大量唐宋时期的砖、瓦、脊兽等建筑材料,大大小小的防御雷石也随处可见。这里出土了不少陶、瓷、石、铜、铁、建筑构件等器物,发现了多处保存较好的建筑遗址,“刺史府”就是其中之一。


杨家城牌楼

  

  这座古城遗址原分内、外两城。内城居中,有南、北二门,外城周长约4公里,城墙无定形,皆倚山势踞险而筑,蜿蜒跌宕,巍峨险峻,有东、南、北三门,西为绝壁,高陡无门,下临滚滚西南流向的窟野河水。远远看去,万里长城从西南方向逶迤而来,穿过古城遗址,又向东北而去。一座座高耸的烽火墩台远近错落,如同一个威武的哨兵矗立在山头。城门上原建有城楼,宋人文彦博有诗:“昔年持斧按边州,闲上高城久驻留。曾见兵锋逾白草,偶题诗句在红楼。”张咏《登麟州城楼》诗:“莫问戍庭苦,高栏是夕攀。”可见当时有楼,而且高大、壮观,供人极目瞭望。城堡用土夯筑,高大坚固,欧阳修《论麟州事宜疏》说:“城堡坚定,地形高峻,乃是天设之险,可守而不可攻。”杨家城易守难攻,军事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它西屏榆阳,东拒河朔,南卫关中,北控河套,为古代边塞著名的军事堡垒。

  

  城周景致幽美,有诗云:“一径开溪畔,孤村仅几家。山花常带雨,野柳暗藏鸦。路曲分樵牧,冰澌咽石沙。相看不倦处,前路暮云遮。”塞上景色,别具情趣。2003年,杨家城被陕西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6年,杨家城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杨将军坐像

  

  千年魂

  

  走出杨家城,在杨家城的东南,有一棵古柏分五叉而长,状若手掌,枝叶阴翳如盖,下有一碑,上写“杨业手植柏”。相传,此树是杨业弱冠时离开故土麟州时亲手栽植,寓根留麟州、树在人安之意。多少年来,当地百姓视之为神树,祈保一方平安。


扬业雕塑

  

  据史料记载,北宋杨家将主要人物杨业的父亲杨弘信曾以地方土豪自立为刺史雄踞麟州(神木)。杨家在麟州三世主政,为地方世家大族。杨家城的文化遗留无不显示着边塞特色。截至目前,从古城遗址中出土的马具、酒具,以及雷石之类的文物,件件都显示着边塞的号角声。此外,古州城四望的烽火台交织在秦、明长城的遗址上绵延而去,同样引人怀古。还有边墙口上的互市遗迹,至今留下了许许多多令人感慨的民族交往故事,让人回味无穷。最让人倾服的是范仲淹当年来麟州留下的诗文《留题麟州》《渔家傲·秋思》两首传世佳作,字里行间渗透着浓郁的边塞风情。

  

  在中国历史上,像杨家将这样满门忠烈、前赴后继、一心报国的史实和故事,其影响之深、意义之大是国人不会忘怀的,而对杨家将文化的源头——杨家城的保护性开发,就是开发一座精神文化的富矿,特别是对于神木这样一个煤炭资源大县来说更有重要意义。因为煤炭资源是有限的,而杨家将文化资源只会越挖掘越丰富,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开发利用杨家将文化资源,不仅可以促进神木的可持续发展,而且会对子孙后代起到教育激励作用。(来源:《中国西部》杂志2015年4月第4期  文/ 宋冬霞  摄影/ 沈海滨)


寻找